来自 趣事 2021-08-19 03:36 的文章

社区团购开始了第一轮洗牌。

 
 
从7月份开始,早期社区购买的电商平台桐城生活美食享受俱乐部相继倒下。原公司因经营不善决定申请破产;后一种情况,武汉总部的人去了大楼,创始人走了,供应商的货款没有结算,员工工资拖欠。
 
桐城生活和美食俱乐部不是两个小玩家。在巨头进入市场之前,桐城人寿是仅次于兴盛的第二好行业;美食享受俱乐部是疫情期间武汉社区团购创业公司的样本,但在资本涌入后仍未能克服激烈的竞争。
 
随着同程生活和美食享受的崩溃,社区团购将迎来拐点。
 
 
 
近日,在《把脉》的演讲中,自称京西拼员工的程浩表示,“京西拼南通业务团队全部被辞退。我开发了360个头部,但没有获得佣金。”
 
许多JD.COM认证的员工也证实了这一事实。京西给了N+1的补偿,却没有拿到开发负责人的提成。
 
事实上,今年5月以来,京西品品业务已陆续从福建、甘肃、贵州、吉林、宁夏、青海等省撤出。同时取消了省、省线负责人,大幅削减运营、BD、物流岗位。
 
种种现象表明,一年前流行的社区团购已经不再香了。
 
AI蓝媒交易所走访了几家社区网点,大多身兼多重角色,不仅经营自己的超市,还是菜鸟站的管理者,也是买多菜、选橙心、美团买菜等平台的负责人。
 
天津某区域超市负责人常磊告诉AI Blue Media Exchange:“去年冬天团购食品还挺流行的,但现在越来越差了。夏天太热了,不能储存东西。人家不来提,就坏了。即使我是多个平台的负责人,我也只有几个订单。我们主要靠快递管理赚一点钱。”
 
从年初堆积在货架上的商品,到现在的几笔零星订单,在消费端可以明显看到,社区团购正在哑火。
 
火了一年,人们不禁在想,社区团购真的是一门好生意吗?
 
商业模式没有贯穿始终
 
7月6日凌晨,社区团购品牌同城人寿创始人兼CEO何发布内部信称,同城人寿将进行战略调整。由于C端业务无法再与巨头正面竞争,何鹏宇希望B端业务放弃原有的社区团购业务。
 
然而转型并不容易,手臂再也拧不动大腿,被外界视为最后的挣扎。
 
就在一天后,同程人寿再次宣布,公司因经营不善决定申请破产。这也是2020年社区团购大战后第一家申请破产的社区团购企业。
 
 
 
同程的陨落给社区团购创业公司一个重要的信号:在巨头的蚕食下,小兵小虾已经没有生存的空间。
 
但一年前,情况并非如此。
 
电商从业者曲亮告诉AI Blue Media Exchange,“在巨头进入市场之前,社区团购的业务相对稳定,竞争也是基于供应链、技术创新和服务的竞争。巨人进入后,比赛难度升级,战斗就是资本。”
 
的确,枪打响后,2020年6月,滴滴推出“橙心优化”;7月,美团成立“优选事业部”;8月,拼多多上线“多买菜”;9月,阿里成立“盒马优化事业部”;10月,字节跳动今日头条推出“今日优选”;11月,在的会议上,刘表示要亲自出马,打好社区团购的攻坚战。
 
截至2021年初,社区团购在全国形成了5+5的格局,拥有JD.COM、阿里、美团、滴滴、拼多多五大平台巨头,以及繁荣优选、十大俱乐部、美食享受俱乐部、同城生活、美佳优选五家创业公司。
 
经过一年的争斗和混战,五家创业公司基本都在逃亡。其中美佳优选于2020年底被JD.COM收购,同程人寿于7月初破产,美食俱乐部于7月底关闭。现在只剩下繁荣偏好和十大俱乐部了。
 
然而,盛兴优选和石慧集团已经连续7-8轮融资成为独角兽。纵观他们的融资历程,不难发现腾讯站在盛兴优选背后,阿里巴巴站在石慧集团背后。
 
 
 
盛兴优选融资名单(天眼查)
 
 
 
第十俱乐部集团融资清单(天眼查)
 
第十俱乐部集团融资清单(天眼查)
 
也就是说,社区团购之战不是创业公司与巨头之间的5V5之战,也不是巨头与其他两家创业公司之间的5V2之战,而是阿里、腾讯、美团、拼多多、滴滴、JD.COM之间的决战。
 
据消息人士透露,2021年美团将年度总成交目标分别定为2000亿元和1500亿元,而橙心优选和兴盛优选则分别为1000亿元和800亿元。
 
但实际上,社区团购的人气远不如去年冬天。尤其是夏季线下果蔬供应充裕,冷链建设不及预期,政策限制平台给予用户的补贴,社区团购连续几个月进入淡季。
 
说到底,社区团购还是在生鲜电商平台上发展起来的一个赛道,但今年夏天会有一个很长的淡季,甚至会有多个平台消亡,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社区团购的商业模式还没有跑通。
 
社区团购引发多维内卷化
 
在消费端,说到社区团购,人们大概会有这样的认知:“某个购物平台。”
 
事实是,社区团购绝对不只是卖菜,卖菜只是一个流量入口。覆盖人们生活最后一公里的方方面面,都是平台抢来的物件。
 
简单来说,社区团购的供给体系完全脱离了传统的供给体系。
 
以卖菜为例。社区团购的供应体系是上游供应商将商品供应到中心仓库,然后通过各方物流配送到网点,再从网点配送到提货点,最后由消费者自己取回商品。
 
 
 
在传统的供应体系中,是由上游供应商配送到大型集贸市场,再配送到小型集贸市场,由小商贩购买商品卖给消费者。
 
其实社区团购的加入并没有节省更多的资源,反而重新建立了一个新的体系。最终消费者还是要自己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麻烦。
 
北漂小林是网购,但她还是更喜欢直接使用“回家”的平台,比如京东。COM的家,每天美味的食物,和杂货店购物。正如她所说,“社区团购需要我去社区超市提一下。还是“到店”服务,要不我直接去超市买?”
 
诚然,在一二线城市,社区团购解决了部分白领下班后买菜难的问题,但这只是一小部分人的需求,而不仅仅是大众所需要的。更别说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家门口菜市场的基础设施相当完善,社区团购会造成更大的资源浪费。
 
目前唯一吸引消费者的就是平台的盈利补贴。“订单会低于市场价下单,去市场买还是很方便的。”一位二线城市的宝妈坦言。
 
除了资源的二次浪费,社区团购的弊端还来自于各个层面的供给体系。
 
上游供应链抱怨。“过去,经销商先给我付款,然后再提货。不管怎么卖,都是先赚钱。现在巨人社区团购不付钱给我,我从经销商那里低价拿到货。然后我低于市场价卖了,销量不多。它打乱了我的价格体系。当然,我会选择维持原有的分配制度。”
 
个体户小超市便利店一直平躺,很多负责人都是便利店经营者。他们自相矛盾。他们一边经营自己的超市,一边担任平台负责人。
 
但是底层的负责人也担心平台会把桥踢下去,他很不安。“如果这些人未来转移到巨头用户,流量会聚集在巨头APP,他们的价值是什么?”平台要数据,不在乎质量,不在乎团队负责人。无非是钱和实力,可以烧钱。"
 
就客户而言,他们担心巨头在杀光其他玩家后会垄断市场,然后开始提价收割。毕竟在之前的外卖大战和网上车战中,平台就已经玩起了贴钱的方式。
 
不过,这一切都会有一个暂时的缓冲后,第一个沉闷的夏天与社区团购大战。当资本趋于冷静时,平台会重新思考社区团购的未来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