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11-10 20:38 的文章

全球小麦出口量有望创历史新高。高价格局应该

美国农业部(USDA)预测,2021-2022年全球小麦出口将达到2.032亿吨,欧盟有望成为全球小麦出口最多的地区。
 
美国农业部(USDA)近日发布11月全球供需月报,称全球小麦出口量有望创历史新高。
 
美国农业部预测,2021~2022年全球小麦出口量将达到2.032亿吨,欧盟有望成为全球小麦出口量最大的地区。
 
光大期货农产品(6.710,-0.28,-4.01%)研究总监王娜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全球小麦出口正在改善,主要得益于进口商采购热情的提高。背后原因是全球小麦供应不足,下游市场担心供应问题。
 
CUHK资深期货分析师谢文(6.090,0.06,1.00%)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全球小麦供应短缺,进口商采购热情高涨,将导致市场前景小麦价格走高。要想打破高价格格局,各国政府和央行需要出台政策限制粮食囤积,放松小麦出口管制,降低市场流动性。
 
 
为什么全球小麦出口量在改善?
 
王娜认为,美国农业部上调2021年至2022年全球小麦出口的主要原因来自需求端:全球小麦进口商的采购热情不断高涨。
 
据外媒报道,在10月份的国际招标中,全球最大的小麦买家埃及从俄罗斯、乌克兰和罗马尼亚购买了36万吨小麦。埃及商品供应总局(GASC)11月初表示,埃及将在12月的国际招标中从俄罗斯再购买18万吨小麦。
 
另一个全球小麦主要买家沙特阿拉伯在最新的国际招标中订购了两倍于预期的小麦,购买了126.8万吨小麦,主要来自欧盟、澳大利亚和美国国家。
 
王娜表示,全球小麦买家增加了进口,因为他们担心供应。目前全球小麦供应不足,主要供应国收紧了粮食出口配额,而主要进口国不得不增加粮食储备。
 
受干旱、霜冻和暴雨影响,今年秋季以来,全球小麦供应一直趋紧。美国农业部将2021~2022年全球小麦产量预测下调至7.7528亿吨,10月预估为7.7587亿吨。2021-2022年全球小麦期末库存将降至2.758亿吨,10月预估为2.7718亿吨。
 
按照预期产量来看,虽然南半球的澳大利亚、阿根廷等国声称自己收成不错,但冬小麦却占据了整个北半球小麦供应的大部分。目前,冬小麦播种即将结束,包括法国农民在内的种植者表示,目前化肥价格的上涨将威胁到下一季的收成。
 
谢文认为,全球小麦供应不足,背后的原因是极端天气导致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国产量下降。其次,疫情导致全球物流运行规则发生变化,部分主要粮食出口国收紧粮食出口。
 
如何打破小麦高价格局?
 
在供不应求的背景下,不仅小麦出口量增加,价格也随之上涨。联合国粮农组织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小麦价格连续第四个月上涨。10月份,价格同比上涨38.3%,环比上涨5%,已攀升至2012年11月以来的最高点。
 
关于后市如何演绎小麦价格,王娜认为,在当前全球小麦供应紧张的背景下,全球主要小麦进口国购买小麦的热情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小麦价格将保持强势表现。
 
谢文表示,根据美国农业部供需报告,2021年至2022年,全球小麦产量同比增长0.08%,出口同比增长0.45%,库存同比下降4.22%。这说明,从边际角度来看,全球小麦产量有望继续减少,各国小麦贸易的流动性将增加,小麦库存紧张的局面将变得更加严峻,供应紧张的局面将使未来小麦价格走强。
 
事实上,小麦价格的持续上涨正在给下游生产者和消费者带来更大的压力。小麦主要用于制作面包、面食和谷物等基本食物,是世界各地人们餐桌上不可避免的粮食作物。
 
据法国媒体报道,法国全国面包师和面包师联合会(CNBPF)主席安拉克特表示,随着小麦供应减少和小麦价格上涨,下游成本压力加大。几乎所有的面粉厂都把小麦价格的上涨转嫁给面包店,有些面包店只能提价,否则无法生存。一些面包店将法棍面包的价格从1欧元提高到1.1欧元,但在过去的20年里,法棍面包的价格只上涨了0.23欧元,这在今年是前所未有的。
 
谢文认为,未来如果小麦价格上涨,大概率还是会传导到下游,这会压缩下游利润。如果制造商的利润可以接受,下游压力可能不会传递给最终消费者。但如果利润不复存在甚至出现亏损,下游的价格压力最终可能会传导给消费者。
 
近年来,许多政府都在努力解决小麦价格上涨的问题,这导致了整个粮食供应链的价格上涨。埃及政府对植物油的补贴增加了近20%;突尼斯政府表示,小麦制粗面粉价格要保持稳定;阿尔及利亚政府强调,为确保粮食自给,未来三年应增加粮食收成。
 
在谢文看来,要想真正缓解小麦价格上涨和下游产业的压力,就不能仅仅依靠进口国政府的措施。
 
“预计全球小麦高价格局将被以下几点打破:一是小麦高价区有国家储备,或出台限制贸易商囤积粮食的政策;二是主要粮食出口国放宽小麦出口关税或相关管制;第三,世界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逐步收紧,降低了流动性,缓解了全球通胀。”谢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