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11-04 12:13 的文章

杜南电力能做些什么自救?

今年以来,杜南供电(300068。SZ)已经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由于业绩预告差异显著,董事长被通报批评、股东股份两次质押、收到证监局警示函等问题接连出现,近两个月股价下跌近三成。
 
作为储能热点,拥有磷酸亚铁锂、三元动力锂电池自主知识产权的杜南动力,为何在业绩上遭遇雷霆?公司遇到了什么样的业务问题?
 
2020年,公司遭遇上市以来的“首次负”净利润。
 
2021年4月27日,杜南电力发布2020年度报告。年报显示,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2.6亿元,同比增长13.89%;归母净利润为-2.81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76.23%。
 
这是该公司自2010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业绩为负的情况。与之前预计盈利2.5-3.4亿元的业绩预告相比,反转太猛。
 
在营收增长的情况下,为什么归母净利润反差这么大?
 
公司给出的解释主要是受疫情影响:一是智星宏源长期股权投资损失及减值影响,公司对其计提了较大的减值准备及储能电站投资约4亿元;其次,毛利率高的海外销售同比下降11.29%;此外,该公司的一些数据中心和储能业务在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延迟交付,报告期内未确认收入。此外,股权激励费用和存货折旧也对业绩产生了不利影响。
 
从公司主要产品来看,工业铅蓄电池、民用铅蓄电池、锂离子电池和再生铅制品销量分别增长0.56%、28.18%、192.34%和13%,实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
 
从2020年营业收入构成来看,公司主营业务仍为铅产品,其中铅蓄电池产品和再生铅产品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48.99%和36.45%,同比增长5.70%和9.30%;新业务锂电池产品收入同比增长近80%,但仅占收入的14.55%。
 
但在三大类产品销量增长的同时,毛利率却拖累了公司的盈利能力。高营收比铅电池产品和再生铅产品成本分别增长11.51%和15.19%,毛利率分别下降4.57%和4.98%。锂电池17.77%的毛利率是三者中最高的,同比下降1.69%,但其成本却大幅增长了83.40%。
 
锂电池毛利率的下降可能是由于材料成本的大幅增加。据百川资讯,由于下游需求强劲,锂电池材料价格自2020年三季度以来持续上涨。2020年锂电池产品材料成本也同比激增123.39%,这也成为2020年第四季度归母净利润转负的原因之一。
 
 
从费用方面看,研发费用以3.57亿元高居榜首,同比增长42.19%。2018年至2020年,公司R&D投资占比和R&D人员数量总体呈上升趋势:R&D总投资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5.28%、7.92%和8.21%;R&D人员的比例分别为5.28%、7.92%和8.21%。
 
 
为什么2021年业绩持续下滑?
 
如果说公司2020年的“第一负”业绩是被疫情拖累的话,那么公司2021年的经营状况似乎并没有改变。
 
公司半年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65.98亿元,同比增长60.59%,但归母净利润仅为3700万元,同比下降87.71%。
 
半年报公布后,甚至有投资者表示对业绩下滑的严重程度“吃了一惊”,质疑公司正处于新能源锂电池储能的繁荣轨道,营收也增长了不少,那么为什么利润反而大幅下滑呢?
 
公司回复称,本期利润下降主要受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影响,同时由于销售规模的增加,财务费用、研发费用等期间费用及税费附加费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
 
截至三季报,归属于公司的净利润为-6900万元,同比下降114.88%;其中,仅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1.06亿元,同比大幅减少165.45%,再次由盈利转为亏损。
 
公司表示,三季度亏损的主要原因是主要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产品毛利率下降。可见,公司的废池回收项目并不能保证公司产品的原材料供应。
 
历史表明,公司上市以来经营状况并不稳定。2020年之前,公司整体营收呈稳步上升趋势,但归母净利润经历了几次波折。2012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76.85%,2013年下降至3.21%,2014年甚至变为-18.85%,2015年又跃升至92.52%,波动较大。
 
大股东频繁减持。
 
2020年年报显示,前十大股东中有五家减持,合计减持4832.46万股,持股比例下降5.61%。其中,香港证券结算有限公司(鲁谷通)在2020年一季度至三季度增持,2021年四季度至二季度减持,直至三季报显示退出杜南电力前十大股东。
 
与此同时,宁波金钟傅莹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投资者蒋正义也持续减持。
 
机构持股方面,Wind数据显示,2019年12月以来,公司机构持股比例由2019年12月的40.49%下降至2021年9月30日的20.72%,一直处于下降状态。
 
 
投资项目收入不及预期。
 
近日,杜南供电总经理朱宝意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近年来,公司业务转型在储能和新能源电力方面进行了投资,对其经营造成了一定负担,影响了业绩。
 
公司“动力科技年产2000兆瓦时5G通信储能锂电池”、“洪欣动力年产2000兆瓦时高能量密度锂电池”、“华佗新能源年产6GWh锂电池”和“华宝新材料锂电池绿色高效回收项目”均在利用自有资金和金融贷款实施。截至2021年上半年,累计实际投资金额已达9.27亿元。
 
根据募资承诺项目,公司于2014年7月披露的总投资11.6亿元的“年产1000万千伏安新能源电池项目”一期已建成投入使用,产能逐步提升,但2021年上半年效益尚未实现。
 
“基于云数据管理平台的分布式能源网络建设一期工程”于2018年12月31日投入使用,总投资5亿元。截至2021年上半年,累计受益仅5700万元。据悉,项目效益达不到预期的原因是2021年上半年用户运行不佳,导致相关储能电站用电量不足,运行效率低于预期。
 
除了项目收入不及预期外,杜南电力的经营业绩也受到子公司和参股公司的拖累。界首市杜南华宇电源有限公司、浙江长兴杜南电源有限公司、浙江杜南洪欣电力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智兴宏源汽车有限公司,2020年净利润均为负。这些企业的主营业务仍然是铅蓄电池电源产品的生产。
 
整体来看,公司在大规模扩张,但项目的效益跟不上扩张的步伐,这也导致公司资产负债率逐年上升。Wind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将分别达到30.90%、43.41%、51.57%、51.90%和5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