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08-14 15:00 的文章

20岁女大学生在减肥训练营猝死:警方排除他杀

 
 
 
7月30日,黑龙江依兰县20岁女孩张在哈尔滨一家名为“360减肥训练营”的减肥机构被曝死亡。据家人说,张在哈尔滨的一所大学读书。她身高1.68米,体重约180磅。为了减肥,张在这个减肥机构参加了封闭训练。
 
7月28日是张的20岁生日.“我想家了。别忘了八月六号来接我!”当天,张在微信上与母亲聊天,这是母女之间最后一次交流。两天后,在封闭训练的第15天,张突然去世。
 
8月13日,上游新闻(报道微信号:shangyounewxs)记者了解到,经警方现场勘查和现场勘查,初步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目前,根据家属要求,香坊公安分局已联系第三方鉴定机构对死者进行尸检。
 
20岁女孩死于封闭式减肥训练7 _ code.jpg
 
▲瘦身训练营负责人宣称“社会可以接受你丑,但不能接受你胖”。图片来源/软件截图
 
一名20岁的女孩在参加封闭减肥训练营的第15天死亡
 
张,黑龙江省依兰县人,2001年7月28日出生。事故发生前,她是哈尔滨一所大学的大一新生。
 
今年7月,张与家人商量,她想去哈尔滨一家名为“360减肥训练营”的机构参加封闭式训练。因为女儿超重,担心影响健康,张穆同意了。
 
7月15日,张被送到哈尔滨市香坊区“360减肥训练营”进行为期21天的封闭式训练,费用约5000元。据张的哥哥说,他进营的时候,家人和训练营签了训练合同,但是合同被训练营负责人拿走了,家人没有保管。“在进入营地之前,训练营并没有对姐姐进行体检。整个过程非常简单。”
 
张的哥哥告诉记者,姐姐害羞内向,不爱说话,但她很爱笑,和训练营里的其他人相处得很好。
 
据介绍,我的姐姐张和他一样,有着天生的骨架。从初中进入青春期后,姐姐开始发胖。张身高1.68米,体重约180磅。以前,为了减肥,姐姐经常坚持和家人一起散步。
 
张平时学习成绩中等。2019年高考后,她考上了哈尔滨的一所大学。为了让大学生活有新的面貌,张通过网络查询了“360减肥训练营”,高中毕业就参加了训练营。第一次参加训练后,张成功减重20多公斤。她决定今年暑假第二次参加训练营,因为觉得减肥效果不错。
 
 
 
▲张入营第一天。图片来源/由受访者提供
 
按照原计划,张于7月15日入营,预计8月6日结束训练离开营地。7月28日是张的20岁生日.“我想家了。别忘了八月六号来接我!”当天,张在微信上与母亲聊天,这是母女之间最后一次交流。两天后,在张封闭训练的第15天,张突然去世。
 
据回忆,7月30日上午,训练营负责人杜经理打电话说:“你女儿抽烟了”。接到消息后,张的父母立即驱车从依兰县赶往哈尔滨。期间,杜经理第二次打电话询问张是否有病史,回答“没有”。十多分钟后,张穆接到了第三个电话。在电话的另一端,一名自称是医院医生的人告诉张穆:“你的女儿已经去世了,当她被送往医院时,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8月13日,记者致电某训练营工作人员表明身份,对方说“我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挂了电话。
 
 
 
▲医院抢救记录显示,张在医院外死亡,死因不明。图片来源/由受访者提供
 
家属质疑训练营不合格,处置不当
 
“当时我一片空白,直接晕倒了。”张穆说:“后来才知道,女儿在训练营晕倒时,训练营没有做任何急救措施,也没有拨打120。反而被私家车送到医院,女儿死在车里。”
 
事发时,张的家人报了警。据悉,哈尔滨市香坊公安分局襄阳派出所立即出动警力并向分局报案,分局刑事技术部门同时赶赴现场。经襄樊市公安局现场勘查、实地调查,初步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
 
“我们报警求助,警方排除了他杀,不是刑事案件,只能私下沟通协商。”张的哥哥告诉记者。
 
为了弄清张死前发生的事情,张再次去了训练营了解情况。“训练营的教练说,‘你的孩子死了运气不好’,我们不允许进入训练营,也拒绝提供事发时的视频。"
 
张的哥哥说,在谈判过程中,训练营的负责人告诉家人,减肥中心没有责任,但“出于人道主义原因”提供了5万元的慰问。
 
“为什么张晕倒后工作人员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而是用私家车把它送到医院?如果我们得到及时的救援,是不是又一个结果?为什么要求看培训监控视频,反复催拒?”张的家人提出了许多问题。
 
 
 
▲张出事后,亲戚来训练营了解情况,发现门关着,她进不去。图片来源/由受访者提供
 
张的哥哥告诉记者,减肥中心采用封闭式住宿管理,营地没有医护人员和营养师。不知道教练是否合格。
 
训练营的另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张的家人,7月30日上午,张在卧室突然抽搐,她的室友立即告诉了工作人员。由于训练营位置偏远,我怕等不到120救护车,于是训练营的一位老师就开着私家车把孩子送到了医院。
 
8月13日,哈尔滨市香坊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该机构是否有相关证照。
 
记者获得的一份医院诊疗记录显示,初步诊断时间为7月30日7时54分,张无法测量血压,脉搏0次/分,体温35℃,呼吸0次/分。根据诊断,患者失去知觉,脸色发绀,瞳孔散大,固定反光消失。根据医院的诊断书,张在医院外突然死亡,死因不明。
 
此后,张的亲戚多次来到瘦身训练营,但都被拒之门外,再也没有见到机构负责人。
 
8月13日,张的哥哥告诉记者,他的家人拒绝了训练营提出的5万元抚慰金,并拒绝私下调解。“我们的诉求是坚决走司法程序,为妹妹的死查明真相。看看训练营的资质。”
 
记者了解到,根据家属要求,公安机关已联系第三方鉴定机构对张进行尸检。“尸检四天前就结束了。尸检结果出来的时候,我妹妹的死因已经很清楚了。”张的哥哥说。
 
 
 
▲微信消息显示,事件发生后,训练营迁至新场地正常营业。图片来源/由受访者提供
 
减肥学生包括许多孩子,并在事件发生后搬到了新的场地
 
据悉,减肥训练营是一个新型的封闭式运动减肥机构,多采用半军事化模式。进入营地的成员需要接受训练营提供的饮食和训练计划,按照固定的时间表,未经允许不得进入或离开营地,费用往往很高。
 
上游记者发现,涉案减肥机构的注册公司为“黑龙江三鹿岭体育健身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经营范围包括室内休闲健身服务、室外体能拓展、休闲军事训练场馆服务。
 
据记者调查,这个瘦身训练营在当地颇有名气,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不少广告和宣传视频。训练营的位置曾经是驾校,宿舍和训练场地都是由驾校办公楼改造而来。360减肥训练营的Tik Tok账号“黑龙江三鹿零运动减脂营”,公布了所有学生的减肥信息。该账号称,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招生,全圈地训练,吃包,科学锻炼,合理饮食。
 
根据该账号发布的视频显示,减肥的学生中还包括多名儿童,其中一名10岁的儿童已经进行了30天的封闭式减肥。在一段视频中,负责人杜经理说:“社会可以接受你丑,但不能接受你胖”。
 
8月3日,在张的突然离世在社交网络上引起小范围关注后,“黑龙江三鹿零运动减脂营”账号内的视频被清空。
 
“姐姐出事后,训练营很快就搬离了原来的场地,刚开始还在正常运行。最近,由于疫情,培训暂停。”张的哥哥告诉记者,“我们不知道新场馆的地址。事故发生后,家人被踢出微信群,训练营的人也没有出现。”
 
20岁女孩死于封闭式减肥训练6 _ code.jpg
 
▲参与训练营的只有10岁的学生。图片来源/软件截图
 
训练营里没有保健医生
 
8月13日,参加训练营的一名学员小李(化名)接受记者采访,对张的遭遇表示非常遗憾和愤怒。小李告诉记者,之前360训练营也出现过问题,但当时学生年纪很小,不知道怎么处理,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就走了。
 
小李告诉记者,他第一次在Aauto Quicker平台上看到网络名人的推荐,于是在2019年参加了训练营。进入营地前,训练营工作人员为他们安排了体检,但他们始终没有出示相关资质。
 
训练营以前是驾校,训练和住宿在不远处的两栋楼里,都在同一个院子里。
 
据小李介绍,训练营只有6名工作人员,2名领导,2名教练,2名厨师。2019年训练营的教练是一个没有资质的年轻大学生。而负责饮食的大厨和两个帮工都不是专业的营养师。同时,训练营里也没有专业的保健医生。
 
 
 
▲张猝死引发关注后,“黑龙江三鹿零运动减脂营”账号内视频被清空。图片来源/软件截图
 
据其介绍,参加训练营的学生没有年龄限制,从10岁的儿童到30岁或40岁的成年人不等。所有学生,不分年龄,一起上课,训练营不会根据身体情况制定不同的训练计划。
 
小李介绍:“每天的课程很简单,包括在跑步机上跑步、骑旋转自行车和跳跃练习。早上,受训者都在跑步机上锻炼大约两个小时。下午有教练代课。”
 
饮食很清淡,大多是馒头、粥、鸡蛋、素菜等等。小李告诉记者,参加训练营时,他不会限制食物的量,但学生们每天早晚都要称体重。如果晚上的体重比早上增加,他会被要求多练习。
 
据小李介绍,2019年初,小李的一名学生发现了乙肝,但杜经理知道后选择隐瞒。在被其他学员发现后,训练营负责人张组织工作人员将所有学员带到医院验血。考试后,其他同学都没有问题。随后,张老师表示会给学员进行三到五天的培训。
 
 
 
▲不少参与训练营的学员表示,2019年训练营招募了乙肝病毒携带者。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小李说:“我们当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就妥协了。”同时,小李还提供了当时医院的化验单。对于小李的说法,记者也得到了几位前同学的证实。
 
小李告诉记者,7月30日事件发生后,训练营搬迁。当天,负责人杜经理也在微信群里发了新营的训练视频。没有什么不寻常的。群里很多家长好像都不知道,也没人提起。
 
一直到8月3日下午3点05分,最后一条聊天记录发出,从那以后,群里再也没有人说话了。小李猜测,这件事应该已经在社交媒体上被注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