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9-02 08:19 的文章

唱出经典的江姐依然令人心动

红岩上的红梅开,踩着千里霜的脚,三九月的何所居天寒地冻,一颗红心向太阳敞开。”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红梅颂》唱出了革命烈士蒋捷的高尚品格。8月28日至30日,中国戏曲改编经典国剧《江姐》(2021版)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蒋捷感人的故事和艺术家的情感演绎打动了观众。
 
 
 
《江姐》(2021版)是中国戏曲学院院长陶成的艺术指导,著名导演王小鹰执导,指挥家徐志军表演,女高音歌唱家易宏远、王莉、王赢领衔主演。
 
走进剧场,在下垂的幕布上,多媒体投射的红梅花闪烁,将观众带入黎明前的特殊时刻。在间谍众多的重庆朝天门码头,江姐穿着蓝色旗袍和整洁的白色风衣出现,她要登船去川北执行新任务。“红岩”和江姐的故事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戏曲的表演形式让更多经典唱段流传开来。当《红梅颂》《革命如钢》《五洲人民一起笑》《春蚕无边》《绣红旗》在剧场响起时,观众沉浸在熟悉的旋律中。
 
与之前的江姐相比,2021版的主色调为“黑、白、灰”。每一篇文字介绍都是以多媒体的形式,投射在黑灰色背景的幕布上,充满历史气息。本版歌剧采用大量多媒体投影,随着灯光的变化形成诗意的舞台效果。《红岩上的红梅花》的红梅花并没有出现在现实场景中,而是在灯光的映衬下形成了饱满的视觉冲击。
 
这版《江姐》的受众年龄跨度很大。既有白发苍苍的老人,深刻回忆看《江姐》时的刺激场面;也有学生模样的年轻观众,他们被江姐身上体现的信仰力量所鼓舞。“江姐的精神很感人,气质很好。”看完表演,有研究生说:“我特别喜欢江姐在耳后梳头的小细节。甚至在她去世之前,她就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这种死亡的精神很能打动我。是无数像蒋捷这样的革命烈士,用生命换来了我们今天的生活。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永远不应该忘记的。”
 
快速访问
 
王莉主演
 
100次回火表现更加冷静
 
这次《江姐》的演出,对于解放军艺术团女高音歌唱家王莉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作为江姐的第五代,这是她第100次在舞台上扮演这个角色。经过十几年的打磨,王莉感受到了江姐身上那种沉稳的氛围,在这次表演中她刻意让节奏“慢下来”。
 
2007年,航政艺术团对歌剧《江姐》进行了第五次重新编排,并将其搬上了新开放的国家大剧院的舞台。当时刚获得青歌赛金牌的王莉,当之无愧是江姐第五代的代表人物。“江姐去世的时候已经是妻子和母亲了,但她才29岁,所以14年前我演江姐的时候,就想把年轻气盛的江姐传达给年轻观众,让他们觉得江姐就在不远处。”十四年过去了,王丽自己也成了妻子和母亲。当她再次踏上舞台时,她觉得自己对江姐有了更深的了解。
 
“我以前喜欢快,而且我总是告诉指挥官要加快速度,快!”王丽回忆起那一年的自己。“第二次‘哭老彭’是一件大事。江姐发现爱人被残忍杀害,头悬于城门之上。我原来以为人都走了,不会疯掉吗?”王丽摇摇头。现在她不这么看了。“虽然丈夫去世了,但姜姐不能当众无礼。她想化悲痛为力量,完成丈夫未完成的事业。所以,她要更加冷静大方,这一点我以前不懂,现在终于懂了。”
 
她上一次出演《江姐》是在四年前。与上一次表现相比,这次王力特别注重“稳”。“我会比以前弹得慢,但不是为了慢,而是为了找到她作为一个稳重大气的女性革命者的气质,并将其转化为语言和歌唱的节奏。”
 
成为母亲后,王丽觉得自己离江姐更近了,能更好地理解江姐的精神。“我现在经常想,姜姐也是一个母亲。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作为一名军旅歌手,王莉经常要去部队。她出门,20多天见不到孩子。每次想起江姐,“她当然放不下孩子,但她心中充满了迎接新中国的信念,随时准备牺牲。她对革命充满信心,这种精神力量非常伟大。”
 
王小鹰导演
 
稀释节目,让经典更贴近观众
 
著名戏剧导演王小鹰这次执导了《江姐》。他为2021版《江姐》带来了许多不同的风格。
 
这一次,合唱团从乐团坑上升到舞台,不仅唱歌,还参加某些戏剧表演。比如江姐晕倒的那一幕,穿戏服的合唱团成员就在江姐身边。他们并没有和江姐形成真正的互动,而是同时向江姐伸出了双手,为他们的演唱增添了很多表演元素。这些是王小鹰的新疗法。
 
“艺术发展到今天,当代观众也在新舞台艺术的培育和熏陶中成长,我也必须做出新的尝试。”在王小鹰看来,歌剧中的合唱、角色演唱和乐队演奏共同构成了歌剧艺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情感表达上,这些合唱往往会呼应和映衬人物的情感,于是他把合唱搬上舞台,形成了该剧的“情感背景”和舞台形象上一个全新的“诗意形象”。
 
王小鹰对歌剧演员也有了新的要求。“他会问我们对戏剧演员的标准。比如说说台词的时候,要考虑发音的腔和自信。他经常告诉我们,话要说出来,不要总是依赖麦克风。”男主角王莉非常理解导演的安排,王小鹰想让今天的观众更容易接近这部经典的国剧。
 
“导演的要求是夸大其词。我能感觉到他的意图。我希望我们淡化歌剧的一些程式化的东西,包括徐志军的指挥,永远告诉我们,让我们唱得如诗如画,不要太棱角分明。”王莉还透露,在经典的《哭老彭》唱段中,演员们不可避免地被情绪传染而当场哭了,但导演要求尽量不要哭。“其实作为声乐演员,我们也知道哭肯定会影响声音。”不过,她也透露,因为那部剧里的情绪太过强烈,演员们往往控制不住自己。“我们告诉自己,一定要理智,不能不哭,但不要哭,否则声带会充血。”
 
在后台
 
江生日那天和一起“江姐”
 
今年7月1日前夕,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中党支部书记、校长张贵梅被授予“七一奖章”。她在致辞中深情说道:“小说《红岩》和歌剧《江姐》是我心中的经典,我最喜欢的歌是《红梅赞》。”早些时候,她还说是红岩今天支持了她。
 
今年8月20日是蒋捷诞辰101周年。在孙少兰的帮助下,二代江姐、王莉和张贵梅进行了视频通话。说起这段对话,王丽也哽咽了好几次。“张贵梅老师很简单。你知道吗,我们只是挑了一段“江姐”,她就倒退了?”
 
张贵梅从小就看《红岩》《江姐》。”姜姐的精神已经深深感染了她。她一直以江姐为榜样。”最让王莉感动的是,张贵梅的爱人在她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但在江姐精神的感召下,她全身心地投入到事业和奉献中,在一个山村开办了女子高中。“视频中,我们一起唱了《江姐》,唱了《生活是一场革命,我不觉得辛苦,只觉得甜蜜。“那一刻,我觉得江姐和她都是在为子孙后代无私奉献。”
 
“那天视频结束时,我非常激动。我在镜头前深深地鞠了一躬。”王丽说:“看到她,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一个人民教师可以做到这一点。作为专业演员,我们做得还不够。我们应该向她学习。未来我会做更多公益的事情,从身边的事情做起。”
 
《江姐》上演的时候,大家本来想邀请张贵梅来北京看演出,但是考虑了各种因素之后,没能成行。“我们都有一个共识,就是不想消耗张贵梅老师,也不想消耗她对江姐的爱。”王莉真诚地说,虽然不能在北京见面,但我们仍然可以向张贵梅学习,继承江姐精神。“江姐的传承人不是一个人或几个人的事,而是一代人和两代人之间的承上启下。无论是台前幕后,还是站在讲台上教书育人,我们都不是拿着标签而是指挥棒,因为我们都是江姐的传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