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11-06 13:25 的文章

探访上海“百套房产抛售”小区

“神秘大叔卖93套房产”“陆家嘴三百万上车”...近日,上海浦东新区浦城社区因租客涌入和互联网话题而备受关注。
 
10月下旬,来自杜南和N的视频记者实地走访了涉事社区。这个老社区建于1991年,现在有很多老年租户和外籍租户。负责售房的第三方销售公司表示,网上所说的“神秘卖房大叔”是不真实的。事实上,世贸集团委托其公司销售约110套房,要求全额付款,基本售罄。据中介介绍,房源发布当天有3万人涌入社区,网上名人专程打卡。
 
杜南N视频记者采访了销售公司、房产中介、社区住户和保安,了解到在这场上海抢房大战的背后,这个社区58套房的业主曾“漫天要价”要求搬迁;现在,据房产中介介绍,“公司会筛选客户资质,要求全额付款。如果资金没有立即到位,他们将被退休。"
 
社区的大门。
 
夺房大战
 
“10月15日,3万人涌入这个社区。”半个月后,房地产经纪人梁潇的记忆依然记忆犹新。他带着南方记者走进浦城社区,与浦东世贸中心隔着一堵墙。
 
从外面看,小区内有三排建于1991年的建筑,略显破旧,没有交通分流。
 
就是这个长相平平的社区,因为“神秘大叔卖房”的传闻在网上走红了半个月,也引发了一场抢房大战。网上流传的一张照片显示,小区里的小路上挤满了人,就像一个花园。
 
出售的房子位于社区最里面,面积从40平方米到70平方米不等,分为一室到三室。“小区里有幼儿园,还附带了第一八佰伴、世贸中心52+等十几个大型商场,步行10分钟就能到黄浦江边……”梁潇告诉南方记者,半个月前,世贸中心首次摆放了90多套房,随后又增加了10多套房。
 
南方记者查询了解到,附近十年的住宅单价在每平方米10万元以上,100平方米的房子总价超过1000万元。梁潇表示,8.7万元的单价与周边地区相比有一定优势。“隔壁小区比它差,面积小,单价9万元。”
 
“那一天,3万多人涌入这个水满为患的社区。”梁潇说,让他感到讽刺的是,在这些“顾客”中,有些是专程打卡的网络名人。
 
乍一看,在这栋居民楼淡黄色的外墙上,有几个红色的字母“不要买危楼”格外显眼。
 
“危房不能买”写在已售住宅楼外。
 
梁潇和另一位同事的经纪人解释说,这是没有签署拆迁协议的居民“故意写出来的”,并称“根据土地质量检测报告,该建筑是合格的”。这批二手房按照一手房源流程出售,税费由卖方承担,可以节省一笔小钱”。
 
“全额付款”
 
为了看清公寓的类型,梁潇带着南方记者走进大楼。一个屋主开始装修,大门还没装。梁潇邀请记者直接进去“参观”。
 
下一间卧室是两周前作为样板间开放的。梁潇在走廊里从外面打开厨房的窗户,展示道:“样板间也卖了。”
 
最后,梁潇把杜南记者带到小区外的临时售楼处,“加油!上车!陆家嘴!”招牌很显眼。两周前,大量管家在雨中排队的视频在网上走红。
 
临时售楼处。
 
在这里,中介口中的首付60%成为全款。“我们现在要求客户的是全款,比如三房的价格在650万左右。”一位销售员告诉南方记者,他的公司作为第三方委托公司,负责这100套房产的销售。
 
在现场,梁潇正忙着在销售表格上签字,以确认“另一位管家被带来了”。一家装修公司瞄准商机,在售楼处摆了一张桌子,为刚买了70平米房子的中年房主提供了一套旧房户型改造方案。
 
“一次性销售”
 
根据现场销售介绍,网上“神秘大叔卖货”的说法并不属实。事实上,世贸组织之前在附近建了一栋商业大楼,这些房子是在2013年整体收购的。“他们离我们的商厦也很近,(商厦)对第一排有影响,168套已经收购了110套,还有58套都要价过高,但他们还没有谈妥。后来商业楼盖好了,我就不想和他们说话了。在过去的八年里,一些人没有搬迁的希望,他们已经取代了一些人。有十几个家庭想赚点钱。”
 
“世贸组织现在看中一块地,需要资金以4亿元的价格为另一个集团接管这里。”梁肖解释道。
 
“15日、16日来了很多客户,很多人没抢到房子。”现场销售显示,公司会筛选客户资质,现在要求全额付款。如果资金不能立即到位,他们将被退休。"
 
“退休”是一个经常出现在现场的词。
 
“卖家希望尽快收回资金,先支付定金的5%到10%,剩余资金一个月内到位。”
 
走廊房间。
 
中介梁潇说,“客户有自己生活的年轻人,也有一部分是投资人。也有一些人在抢房子的时候,不满意和家人的讨论。”他有四个顾客在排队,等待一个买家退休。
 
他的同事告诉南方记者,浦城社区也带动了周边老社区的住房热潮。
 
“有些管家不能抢浦城社区,转而看其他社区。”打开挂牌网站展示,“这个三居室也很方,也是老小区。但是最近,一位老人在单位大楼去世了,门口放了一个花圈。有些顾客想看,但我们阻止了。我说再约一次。”
 
建议军队购买
 
“你在上海定居了吗?这里位置不错。”保安询问了杜南记者的年龄和婚姻状况,并建议杜南记者忘记“危楼”这个词,赶紧出发。他带着江浙口音轻声说,年底,社区要重建,墙壁要重新粉刷。
 
“年轻人都搬走了。这里老人多,也有百岁老人。”在社区工作了20多年的保安老刘告诉南方记者,世贸集团当初收购的真正原因是,居民担心高层建筑会遮挡住小区的光线,“只是制造麻烦。”
 
“过去两年的旧社区改造不会再拆了。”老刘叹了口气,“剩下的业主也没亏钱。当初的收购价是6万平米,现在涨到了9万。”
 
网上,浦城社区的话题一直没有停过。微博上有网友发了一句感叹,就算老了小了,每个月也要交2到3万块的房租。
 
夜幕降临后,这排被出售的住宅楼里零星的灯光亮了起来。在走廊里,杜南记者遇到了一位名叫张先生的房客,他是一名装修工人。公司租了两套房给工人们合租。他说,平时上下楼梯见面的租客基本都是租客。
 
在楼下的花园里,建筑工人周叔叔正坐着休息。他刚到上海十几天,和十几个河南老乡合租了一套三居室和一居室。房租和张先生一样,“1.3万元,不包括水电”。
 
周叔叔对前两周拥挤的社区印象深刻。“十万块钱一平方,在你老家能买多大的房子!”他叹了口气,继续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小视频。
 
夜晚,社区底层商户摆放的“陆家嘴325万上车”荧光招牌与不远处高耸的上海世茂大厦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