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09-25 15:49 的文章

“黑社会式”睡眠检查背后的职业教育困境亟待

“看清楚我们六个人的脸后,我们来了,也就是检查卧室...这是我们的生活女工部长……”近日,黑龙江职业学院一名学生会干部检查寝室的视频在网上走红。由于高职院校的事件,这一现象使得高职院校的内部管理和学生的素质进入舆论。有研究者指出,我国职业教育的特点是重管理、轻技能。职业教育的转型不仅需要提高教育质量,还需要提升中国的产业。
 
制服套装和制服,充满官僚气息...有网友将视频中学生会干部的表现形容为“黑社会式睡觉”,一点也不夸张。事实上,视频走红后,引起了很多职校网友的“共鸣”,说他们学校学生会干部的表现“更差”。对此,我们可以在视频中批评学生会干部,但在大环境中,我们应该看到背后中国职业教育的真实生态。
 
单从个案来看,近年来,中国职业教育似乎总是以各种“负面”形象出现在舆论场。比如,职业学校被曝“校舍出租,学生哄骗”;职业学校“强迫学生在指定工厂实习”;最近央视还曝光了江西赣州一所技校:实习要交3480元,然后毕业证要交580元...这些乱象可以说是职业教育生态的微观注脚。
 
在很多人的潜意识里,职业学校是成绩差、没有深造希望的“问题学生”的去处。所以,学校里出现“黑社会”查床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事。为了加强对学生的管理,职业学校往往采用半军事化的模式。有研究论文指出,学生的纪律和管理是职业院校教育的核心内容,但技能训练却被退居次要地位。这些带有“黑社会”派系的学生会干部,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学校纪律力量的延伸,得到学校的默许和纵容,不难说明其普遍性和一定的必然性。
 
随着经济和产业结构的升级,社会对专业技术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据统计,我国技术工人总数虽然超过1.65亿,但仅占就业总人数的21.3%,其中6%的就业人员缺乏高技能人才,高级技工缺口高达数千万。在此背景下,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职业教育。比如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此外,早在2014年,教育部就提出将全国1200所普通高等学校中的600所地方本科院校改造为应用技术与职业教育。
 
然而,与本科高等教育相比,职业教育在我国教育体系中仍处于“附属”地位。在资金投入、师生来源、教育导向等诸多方面,仍然是一种“二流教育”。据统计,2014年,我国本科院校公共财政预算中学生人均业务支出约为高职院校的1.89倍。每个学生在公共预算中的公共教育支出约为高职院校的2.05倍。
 
至于职校生,基本上是和中考、高考分开的。而职业教育的教师也面临着同样的尴尬。据业内人士透露,中国教育系统对职业教师的专门培训非常少。大部分职校老师被本科院校甚至普通高中封杀。他们不了解行业的实际情况,没有实践经验。于是,就出现了一种双面的尴尬——职业学校的学生和老师被迫选择。在这种背景下,职业教育的质量不能被高估。
 
因此,要从根本上改变职业学校的地位,目前最迫切的一点是使职业教育真正成为一个独立的教育门类,在师生培养、专业设置、教育投入、考核标准等各个方面获得平等、科学的制度保障。比如在一些发达国家,在一些基础考试成绩的基础上,学生和学校可以双向选择,而不是被动地根据成绩分流学生,有利于避免学生素质不足的问题。对于教师,也要有专门的培训、考核、晋升渠道。总而言之,就是真正让职校的学生和老师走出“不如人”的社会困境。
 
谈及现实中职业教育的弱势,我们很容易想到一件事,那就是社会观念中对蓝领工人的歧视,总认为他们比大学白领“矮几分”。当然,这背后的社会偏见应该得到解决。然而,社会观念的形成并非没有原因。扭转社会观念的偏差,首先要让职业教育告别制度的偏差。
 
一方面,职业教育的投入和人才供给应更倾向于顶层设计。比如中考与中考分离的做法对职业教育发展的负面影响,要彻底审视,有针对性地优化调整相关制度。另一方面,正如专家指出的,要提高我国职业教育质量,不仅要提高职业教育的内在质量,还要拓宽和开辟一线劳动者的职业晋升渠道。此前,一些CPPCC委员还提出,要改革现行区分企业人事管理和职工劳动管理的双轨管理体制,实现专业技术人员和行政管理人员的横向沟通和纵向提升,开辟职业发展“双通道”。这样的建议对于弱化一些年轻人“宁愿送外卖也不去工厂”的现象,无疑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
 
总之,只有通过制度和现实的变革,才能真正消除社会对职业教育的偏见和歧视。期待社会观念的自动“进化”来强制职业教育的生态改善,无异于从树中捞鱼。提高职业教育质量,不能只从学校入手,还要考虑整个教育生态、人才生态、产业生态。比如在职业技术人才缺乏的另一面,相当一部分职校毕业生可能面临就业困难,这背后的培养模式与市场需求脱节的问题也要引起重视。
 
从根本上说,职业教育走向何方的考验,是如何定义人才,如何理解职业技术人才对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曾几何时,我们在人才培养上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摆脱“读书无用论”的影响。在高等教育快速扩张的今天,我们要走出对高等教育的过度崇拜和对人才的狭隘定义,真正构建多元化、现代化的人才观。此外,职业教育的发展不应仅仅被理解为以功利的方式向经济发展输送技术人才,还应被视为构建“人尽其才”的育人用人环境的应有之义。其背后是更为宏大的命题,如社会充分就业、“让每个人都有人生发光的机会”等,关乎经济发展和社会公平,必须从长远考虑。